俄国二月革命领导阶级_俄国革命俄国十月革命_俄国1861年改革领导阶级

飞来科技  发布时间:2019-08-08 23:05:30

本文关键词:俄国二月革命领导阶级

俄国1861年改革领导阶级_俄国二月革命领导阶级_俄国革命俄国十月革命

第三章 苏联模式和社会转轨 第一节 论苏俄政治制度的确立和发展

资本主义不够发达的邻国怎么走向社会主义?这是十月革命胜利后尖锐地摆在布尔什维克党面前的动物历史发展中的一个新课题。建立一个有利于巩固无产阶级的军队、体现苏维埃制度的先进性和优越性的军事制度,则是这个新课题中的重要的、在当年甚至有决定性意义的组成部份。

解决这个任耷,确无现成的详细方案,只有在实践中逐渐摸索前行。这是一个不断实践、反复认识的过程。从十月革命前建立髙度民主的政治制度的构想,到国外战事直到之后苏俄政治权利向集中的方向转变,从推行新经济政策以后发展无产阶级民主体制的努力,到列宁病重期间提出改革政治制度的主张,在这短短六七年却又颇为曲折的过程中,布尔什维克党和列宁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和政治体制改革提供了许多重要的启发。本文试就苏俄政治制度确立和发展的过程还有这些经验进行初步的探讨。

一、构建高度民主的政治制度的构想与军事权利的集中

无产阶级夺得政权之后,也是构建什么样的政治制度?十月革命前,布尔什维克和列宁十分崇尚巴黎公社的经验和、恩格斯对这个经验的总结。在总结巴黎公社的经验时,曾表示它显示了“通过民众自己实不得高于工人的薪水;(3)立即转到使呀弯吟冬都来执行监督和监察的职责,使坪弯印冬暂时都成为‘朝廷’,所以使年坪冬都不能成为‘朝廷’。”

十月革命胜利后初期,苏维埃俄国政治制度的新建就是朝着使所有人都来举办国家管理的完全方向进行的。布尔什维克党庄重地宣布帝制属于劳动民众及其代表苏维埃。1918年1月,由列宁起草的、经全俄苏维埃第三次代表大会批准的《被剥削劳动人民权利宣言》宣布,“军队规定完全地、绝对地属于劳动民众和你们的全权代表机关——工兵农代表苏维埃”。这个宣言当时同1918年7月全俄苏维埃第五次代表大会通过的苏维埃宪法一起构成苏维埃共和国的根本法。

在实践上,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以极大的热情和很大的努力,来勾起和组织人民群众积极举办新国家的管理工作。列宁在1918年3月党的七大上指出表示,“苏维埃政权是市民立刻开始学习管理国家和组织全省范围内的销售的机构。……对我们来说,重要的就是普遍吸收一切的劳动者来管理国家……社会主义不是少数人--个党所能实现的”。在构建苏维埃政权机关的过程中,布尔什维克党选拔了大批优秀的工地和军队进人国家机关,并让你们担任重要职位。当时的政治、内务、劳动和工商业人民委员部就是分别由空军中的优秀士兵、在十月革命中作出重要贡献的普梯洛夫工厂先进女工、化工工人、水手和河运工人参加组织的。在苏维埃国家机关、经济管理机关中,工地占有多大的比重。

如果,实践越来越表明,在俄国立即采取或者在较短时间内做到一切的人都来举办国家管理和监督工作是不现实的。

俄国1861年改革领导阶级_俄国二月革命领导阶级_俄国革命俄国十月革命

海外战事直到之后,苏俄政治制度的新建发生了由建立高度民主政治的梦想和初步尝试,向着权力集中、民主遭到相当程度限制的方向转变。这一转变,主要表现在下列六个方面:

第一,从百姓管理制向着党代表百姓管理国家的机制转变。这是最重要的转变,是总的转变。这一转变的根本因素在于俄国的落后性,还不具备人人参加国家管理的前提。其中最突出的表现就是,俄国是一个文盲充斥的邻国。在革命前,9一49岁的市民中竟有72%的文盲。在革命后初期,这样现象也未有重大改变,到1920年,识字的人也不到1/3。在非民族中,文盲在市民中所占的比重就更大了。据统计,十月革命前,塔吉克人、亚库特人、土库曼人、吉尔吉斯人和乌兹别克人中文盲竟分别占全体市民的99.5%、99.3%,99.3%、98.4%、98.4%!这表明,但是国家的管理工作被精简到任何一个识字的人都能胜任的监督和登记的,俄国当时也无法实现人人都举办管理。

俄国的落后性还表现在长期的沙皇专制帝制统治使人民群众没有可能遭到普遍的民主政治生活的熏染和练习,导致了相当一部分群众、特别是占俄国人口80%左右的农村百姓还缺少社会主义的军事热情。如1919一1922年,农村举办苏维埃选举只占议员的22%、有时只占9%。

正是由于俄国的落后性,导致实际上参加国家管理的工农只是极少数。列宁曾说道,“一年来实际管理俄国、执行全部政策并组成我们的力量的工地阶级,其数量是很少的。”“我们现在几乎经常必须借助为数极少的先进女工来管理我们的邻国”。

1919年3月在党的八大上,列宁作出了重要观点:“苏维埃虽然在纲领上是通过劳动民众来采取管理的机关,而实际上却是通过无产阶级先进阶层来为劳动民众采取管理而不是通过劳动民众来采取管理的机关。”这一观点显示,苏俄政治制度还不是“百姓管理制”,而是由无产阶级的先进阶层,即代表人民群众管理国家的制度。

第二,从民主合作执政向一党掌权的转变。二月革命前,俄国民主林立;二月革命后’布尔什维克党只有跟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等小资产阶级政党才存在合作不合作的难题。建立什么样的民主制度,布尔什维克并不是从某些现成的方程出发,而是从当年的军事争斗局势和社会主义革命利益出发的。

二月革命后,列宁提出了“全部军队归苏维埃”的口号。这一口号本身就意着要构建一个包括所有革命民主党派在内的苏维埃联合政府。但是,在苏维埃中占有多数,武力很大的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却实行了对资产阶级妥协投降的国策,使苏维埃曾经成了资产阶级临时政府的附属品,构建革命民主政党联合政府的尝试没有成功。布尔什维克党在打算同其它民主党派联合执政的同时,也“随时都打算夺回全部军队”。

十月革命在彼得格勒取得胜利的时刻,全俄工农代表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选出其常设权力机构——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其中布尔什维克62人,民主社会革命党等民主党派的代表39人。这是一个多党联合的权利机构。新的工农民众——人民委员会的15名成员则是清一色的布尔什维克。新政策设立前后,布尔什维克邀请左派社会革命党人参加民众,受到动摇不定的民主社会革命党人的拒绝。后来随着右翼政治政权组织“清一色的社会主义者政府”试图的破产,由于布尔什维克党耐心的说服和必要的退让,国会才达成了协定,由7名左派社会革命党的代表参加民众俄国二月革命领导阶级,兼任法官、邮电等百姓委员部的百姓理事,条件是民主社会革命党的百姓理事在自己的活动中有义务执行人民委员会的总政府。这就出现了由两党组成的联合政府。与此同时,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的组成也发生了多次改变。左派社会革命党的代表曾由10月26日的29名增至11月底和12月中的113名、112名。布尔什维克则只增至92名、97名,到1918年1月初,才达到了民主社会革命党的代表数(182:111)。

俄国革命俄国十月革命_俄国二月革命领导阶级_俄国1861年改革领导阶级

1918年3月,在全俄苏维埃第四次代表大会批准布列斯特和约以后,反对签订和约的民主社会革命党人宣布退出人民委员会,国会从合作走向公开分裂。1918年7月初,民主社会革命党人在全俄苏维埃第五次代表大会上提出改变苏维埃政府内外政策的决议案,在其决议遭到大会多数的承认之后便在莫斯科发动政治割据。叛乱被剿灭后该党瓦解了。1921年3月,几乎一切的小资产阶级党派都不同程度地举办了喀琅施塔得的起义。苏维埃政府镇压了此次起义,实际上也就取消了你们的非法地位。1922年6—8月,苏维埃政权对进行反革命活动的右派社会革命党人的部落和骨干分子进行裁决,此后许多小资产阶级政党的部落纷纷逃亡,其组织也从苏俄政治舞台上销声匿迹了。这年年底,一党独掌军权、一党独存的军事形势便在俄国牢牢地奠定下来了。

第三,从注重实行选举制到委任制的普遍推行。列宁在十月革命前提出,在我们所要的共和国里,“所有官职自下而上全由选举造成并可以按照民众的要求随时撤换”。

如果国外战事直到之后,整个共和国变成一个军营。党政组织的军事化,工作原理上的作战命令制和组织体制上的“极端集中制”,使任命制普遍推行起来。党的八大确定了党的工作人员的分配全部由党中央委员会掌握的准则俄国二月革命领导阶级,党的第九次全国代表会议又提出在特定现象下,相应由选举造成的职位实行任命在原则上是必要的,但是同样建议在分配工作人员时一般应以推荐代替任命。内战期间,俄共(布)中央向党、政、军、公会等各级机构委派了大批的领导干部。据统计,1920年4一11月间,中央委员会就任命了37547名干部,把你们安排在最主要的、最艰巨的工作岗位上。

普遍推行任命制在战争条件下是必要的,它体现了在特定环境中党对非党群众的领导作用;但这同苏维埃民主原则是违背的。内战结束后党的十大决定要“抗拒所有委任制度”,“从下到上的所有机关都采取普遍选举制”。然而广泛推行任命制的情况并未根本改变。如1922年党中央就实施了1万多项任命,其中有一半涉及到负责同志。

第四,从“公会国家化”到公会作为党和邻国联系群众的纽带。工会是十月革命后苏俄最重要和最大的市民组织之一,它在邻国和社会管理中的地位怎么是民主化程度的一个重要标识。

十月革命以前,布尔什维克就已筹划好革命后要把工会组织和国家政权机关合并起来。1918年1月,全俄工会一大决议表示,“在目前社会主义革命进程中,日渐发展的公会应当作为社会主义政权的机关”。列宁此时也提出,“公会正在变为并且可能变为国家的组织”。一年以后,列宁又在全俄工会二大上的报告中说,公会“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作为主要的军事机关”,“公会必然要国家化”。当然列宁同时又表示’“如果工会现在就想自作主张地承担起国家军队的职责,那就只会弄得一团糟。”

革命胜利后初期,“公会国家化”实际上也直到付诸实践。当时国家管理机关刚刚构建,尚不健全,资产阶级又采取怠工,而工会则因为十余年的争斗历史,有一个较为健全的组织功能,有一批经受锻炼的公会领导,又是一个已有数百万会员(到1929年已有400多万会员)的组织,所以顺理成章地挑动了管理、特别是经济管理的重任。但是工地群众的医学艺术水准、管理经验、军事观念情况都使这些现象难以继续下去。

1920年底至1921年初,俄共(布)党内发生了一场关于工会的效果任务问题的争论。列宁等人批评了想马上采取“公会国家化”的主张,按照几年来的实践经验,对公会在无产阶级专政体系中的地位和效果做出了新的观点,表示工会不是国家组织,公会的任务不是管理,公会是学习管理的学生,是党和邻国联系群众的“传动装置”。1921年3月,党的十大通过列宁起草的大纲。提纲重新相信了列宁的上述理论,并依照了公会参与管理和维护女工群众合法权利等详细任务。

俄国革命俄国十月革命_俄国二月革命领导阶级_俄国1861年改革领导阶级

第五,党中央的权利向中央政治局集中。按照党员规定,中央委员会是代表大会闭会期间党的最高领导机关。在党作为执政党之后,随着中央委员会人数的不断增加,党面临的任务的繁重和复杂,由中央委员会全体团员参加、集体地解决这些日常问题确有困难。

十月革命前,布尔什维克党的中央委员会就曾在自己内部成立职能性机构或核心组织。1919年3月,党的八大决定在中央委员会设立政治局、组织局和书记处,并依照政治局在中央全会闭会期间作军事决定,处理日常政治难题。这是健全和优化中央领导机构的重要流程,但在一定程度上也导致党内权力的集中。在八大之后不到4年中,列宁主持的政治局会议就有296次,共处理和决定了2851个问题。列宁在党的九大上总结一年来工作时直截了当地说,“政治局解决了所有所有有关国际、国外政府的难题”。有些具体的军政都搬进政治局去解决。

第六,从实际上有条件地禁止党内派别集团的存在转到无条件地禁止党内派系的存在。党内可否有两派活动的自由?十月革命胜利后初期,党尚无足够的经验和明晰观点。党的十大以前,党内……”。

本文来自互联网,由机器人自动采编,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请读者自行辨别信息真伪,如有发现不适内容,请及时联系站长处理。

相关阅读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