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主角》第1部刊发《人民文学》11期头条!(附:20

飞来科技  发布时间:2019-08-09 11:09:28

本文关键词:2016优秀长篇小说

2016优秀长篇小说_妃夕妍雪小说完结版_丧尸末日玩游戏 小说

本刊所刊登的是《主角》的第一部,全文共三部将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故事时段为改革开放之初到今天的四十年,我们可从这一角帷幕,细听时代风云的鼓点点,走低砥砺奋进的精气神,探看复兴的辛酸而坚毅的来路和圆梦的充实而宏大的征途。

陈彦小说创作从描述对象由舞台背后的辅助人员,转至舞台中央的配角,作家涉及二三百号人物,你们都在自己的骰子上争当着配角……《主角》,顾名思义,就是写舞台上的配角,这是围绕着一个叫忆秦娥的戏曲主演,从十一岁到五十一岁的人生经历和舞台生涯,来构建的一部小说。时间跨度四十多年,由1976年写到2016年,试图想通过舞台人生的一角,偷窥一个时代的人生涌流与脉动,画面也在尽量拉开,农村、都市;国内、国际;情场、市场;演艺、经济;人间、恶魔……用非常多样的方式,来表现这个万花筒般丰富多彩的年代。

《主角》刚刚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发行,敬请期待……

小人物的知行触痛了年代最脆弱的大脑

——专访文化部优秀学者,知名诗人、电影陈彦

来源: 2016年9月23日 《图书馆报》,《西北文学》2016年第5期,《豳风》周刊2016年第5期……

文/魏锋

在当代文学那些熟悉的小说队伍中,“陈彦”的昵称愈来愈响,艺术、电视剧,文学、文学和作家创作……很多门类的绘画中,他的新作呼应时代的需求,切中时代的脉搏,表达百姓的诉求,要和年代思想合拍,最初的他以创作艺术深受公众的关注,曾创作《迟开的玫瑰》《大树西迁》《西京故事》等艺术作品数十部,三次获“曹禺戏剧文学奖”“文华电影奖”,新作三度入选国家舞台美术珍品工程“十大精品剧场”。又因创作电视剧而家喻户晓,创作32集电视剧《大树小树》,在央视热播并获电视剧“飞天奖”。近几年在文学创作上,著有散文集《必须前往》《边走边看》《坚挺的表达》等,还有长篇小说《西京故事》《装台》,其中《装台》被中国小说学会评为“2015小说排行榜”长篇小说榜首,被中国书店学会评为“2015中国好书”艺术艺术类第一名。陈彦再一次成为作家热议的话题。

2016优秀长篇小说_妃夕妍雪小说完结版_丧尸末日玩游戏 小说

近日,笔者专访了那位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文化部优秀学者,知名诗人、剧作家陈彦,听他讲述他对艺术文学、文学创作的 “新设想”。

#ce034df084d6902ed9776518d581db#

陈 彦,1963年生于陕西镇安。一级编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创作《迟开的玫瑰》《大树西迁》《西京故事》等艺术作品数十部,三次获“曹禺戏剧文学奖”“文华电影奖”,新作三度入选国家舞台美术珍品工程“十大精品剧场”。曾创作32集电视剧《大树小树》,在央视热播并获电视剧“飞天奖”。著有长篇小说《西京故事》《装台》,其中《装台》被中国小说学会评为“2015小说排行榜”长篇小说榜首,被中国书店学会评为“2015中国好书”艺术艺术类第一名。出版有《陈彦剧作选》《陈彦词作选》,散文集《必须前往》《边走边看》《坚挺的表达》等书籍。多次获得省市“五个一工程”奖。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文化部优秀学者,全省宣传艺术功能“四个一批人才”。首届"中华艺文奖"获得者。

魏锋:陈老师您好,谢谢您接受我们的专访。在当代艺术和艺术界,您创作的新作涵盖面广、成效丰厚,无论是现代艺术绘画,还是电视剧创作和文学创作,请您具体谈一谈戏剧、电视剧和文学创作三者之间的关心,新作创作的真正意义是怎么?您觉得还是是哪种文体的新作都要觉得传递一种什么样的社会义务?

陈彦:在我看来,这两者是一个有机体,但在他人看来,其实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我明白文学界,有人说搞艺术的,去搞电视剧,纯粹是坏手艺的事,我却不这么看,感受也完全不一样,这大约就是个性差距吧。我喜欢这其中的跳荡、背反和互补,这些无非都是作者有话想说,想对社会发言,但是就是发言的方法不同,诗人更直接一些,而艺术与电视剧,还有二度创作,更间接一些而已。尤其是艺术,这种其实在与上千观众一起讨论“活着还是活着”的生活重大难题的感觉,绝对是特殊的,奇妙的,有时甚至是奇妙得“不可与外人道也”的。文学艺术创作的根本动机,在图文来讲,都是思想与爱情的不吐不快。至于意义、义务,那是个灵魂建构的深度问题,有些过分想表现意义、义务的,相反意义、义务轻飘如鸿毛,有些不经意表现出来的,相反处处意义、处处责任,这是一个过分想指出,都会毫无意义可言的难题。

魏锋:您20多年,始终在一个大剧院工作,整天和艺术打交道,创作的十几部舞台剧,比如《迟开的玫瑰》《大树西迁》《西京故事》等反映最多的是普通人的情节,传承的更多的做人与人生的价值,博得了演员的口碑,三次获得“曹禺戏剧文学奖”。您为什么会钟情于艺术绘画?请您具体谈一谈您为什么会选择“为普通人立传”?您所诠释的价值取向是怎么?

陈彦:我最早应该从文学创作开始,一个偶然的良机,直到了艺术绘画,那是有一次,省上搞“学生剧”评奖,文档下到县上,没人弄,文化局的干部知道我在搞文学创作,就让我试一试,结果一试,写了个戏剧《她在你们后面》,到省上,还获了个二等奖,那次省上一等奖评了一个,二等奖评了两个,含金量还挺高的,自此我就把绘画无形中定位到艺术上了。所谓“为普通人立传”,在我,那就是写熟悉的人,熟悉的事,对于不熟悉的人和事,我几乎是一个字都写不出来的。为写上海交大西迁西安的舞台剧《大树西迁》,我相继到上海交大住了35天,在西安交大住了4个半月,采访了100多个与西迁有关的人,采访录音几十盘,最终写出的插图,就不到3万字,闹腾了我整整三年。我选择了好多路径,最后还是从西迁中的最普通人说起,用一个最不愿来西部的年青老师的人生,折射出了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职责与担当情怀。要说写普通人人的价值取向,那就是反复阐释他们的人生意义,有时看似无价值无意义2016优秀长篇小说,当然深层开掘一下,就不能不说,我们确实是看见了像“民族脊梁”一样的东西。

魏锋:受现代媒介影响,可以说,戏剧界整体上不景气,缺乏观众,更多的是缺乏好作品,特别是传统剧目对新生代观众吸引力不足。您在陕西省戏曲研究院工作这段时间,始终专心致志地挽救和发展秦腔,您感受最大的阻力是怎么?您这么多年的坚持,最大的收获又有哪些?

陈彦:任何文化都有它的受众圈子。戏曲文化的演员圈子,我觉得是在扩展,而不是在扩大。譬如秦腔,我一直没有感到它的衰落,只要有好作品,什么样的演员就会走进剧院,其实,所以作品自身没有号召力,也就不能怪演员要被别的文化造型所吸引。刚不坏之身”的,你只要缺乏创造意识,品质意识,规律意识,就会让受众弃之若敝屣的。我对京剧艺术事业的多年守望,主要是促进以内容为主的文化质感的艰苦攀升,要说阻力,都来自本身,来自心灵,那就是始终在与粗制滥造、急功近利、践踏规律、瞎乱指挥,做殊死的打斗。你得敬畏这门文化,敬畏从事这门文化的人,敬畏懂得并热爱着这门文化的演员。

妃夕妍雪小说完结版_2016优秀长篇小说_丧尸末日玩游戏 小说

《迟开的玫瑰》电影

魏锋:据悉,您1998年创作的戏曲现代戏《迟开的玫瑰》,这18年以来还在不断地公演,全省有20多家剧团移植上演,累计演出数千场,作为文艺作品,这是极为难得的小事。请您具体谈一谈当时创作这部戏的经过和您最难忘的事?

陈彦:我在创作《迟开的玫瑰》的时候,正是社会都只看着成功人士,看着白领,看着塔尖上的人物,而罔顾普通人的存在,甚至不屑他们的生存手段,鄙视你们的人生意义与价值的年代。社会的高塔尖,是靠坚实而雄厚的塔基撑持起来的,长期漠视甚至消解社会“圆柱”的价值意义,这个社会是会出难题的。正像一个家庭,所以能出大人物,出优秀人物,那当然是有家庭成员要付出代价的,有的甚至是要作出很大牺牲的。我们需要发掘那些牺牲的价值精神,因而让社会的高塔更加稳定并持之久远。

这个戏在导演初出来的时候,也并不完全看好,因为十八年前,比较流行的文艺作品,大多是这些住在楼房里呼风唤雨的男人,但是农民题材,也当然是把一个村子能搅得天翻地覆的这些女强人形象,而我发掘的是一个为了父母,为了妹妹,不得不放弃上初中的良机,由“校草”慢慢“滑落”为一个普通父母女性,并最后下嫁一个靠疏通下水管线生活的“最上层的小人物”的情节。主人公叫乔雪梅,她的人生价值自然受到了不少质疑,但我倔强地表示,这是最真实的社会存在,这是许都不能逃脱的人生现实,也可以说是一种叫宿命的东西,我们身旁这么的“背运大姐”比比皆是。他们自觉不自觉,情愿不情愿地托起了家人,点亮了他人,而自己却一天天“黯淡”下去。我的演讲是,社会不能整体性地蔑视、不屑这个庞大人群的存在,更不能给这个物欲眼中的“懦弱人群”伤口撒盐,甚或批判他们终日“推磨子,拉磨子”式的人生是“无意义的苟活”,要努力找回他们头上的颜色,让你们觉得自己的牺牲与忍辱负重是有价值的,你们是配享有与成功者同等地位与社会尊重的。

这个戏至今仍是一些剧团的保留剧种,它的生命力,让我体会到了一种内心必须始终坚守的东西。

《西京故事》电影

魏锋:您创作的《西京故事》中,把一些被时尚遮蔽了的普通人的劳作状态和靠正直劳动、安身立命的人生价值,强烈地推到演员面前。这个戏短短四、五年,演出已过五百场,走过全国三十多个城市,一百多所高等院校,特别是在京剧远离了西北本土后的一些南方大学演出,甚至先后引起多个省的教育部门,要求教育部安排返场。请您具体谈一谈创作这部新作的本意?您想通过《西京故事》传递什么?对于当下农民工的价值取向您怎么看?

陈彦:现代戏《西京故事》,完全是一群小人物的人生演进史,你们生活在小城的边沿地带城中村,置身于城乡二元结构的对立、融合“接缝处”,既想挣开土地的贫瘠养育,又难以融进光昌流丽、看似很是文明高蹈的时尚都会,情感正涌流着难以言表的希望与失望、坚守与放弃、挺立还是趴下、奋发还是堕落的繁杂心绪与情态。

我追踪了这个个体很长时间,最早引发兴趣的,就是我们单位屋檐下的那群人,你们有十几位,夜间外出打工,晚上回家,就在廊檐下的钢铁地面上安营扎寨。据我了解,你们不是要饭的,你们就是进城务工的农村,嫌租房太贵,所以,一年四季就过着这样餐风露宿的日子。为了绘画,为了演讲,我又踏进了真正的农民工集散地,一个叫八里村的地方。这里居然住有十万农民工,另一个叫木塔寨的城中村,当地户籍仅一千五百,而外来务工人员却超过五万之众,每逢上下班时,真是摩肩接踵,人潮汹涌,煞是壮观,其实,也煞是令人惊悚惶恐。这个庞大人群中的每一个个体的漠然眼神背后,都深藏着什么样的秘密?他们都在反思怎么,追求什么,你们集合在一起的意义是怎么,这样集合又会造成一些什么样的能量?一切的所有,都不由人不浮想联翩。我相继多次进村,采访农民工个体,也采访村上的干部,你们说,好多年了,始终就这样,来了走了,走了来了,像流水席一样,但仍然都是相安无事的。

“相安无事”这四个字,让我驻足徘徊,我就从这四个字中,去寻求人物的深层生理结构,最后确认了罗天福这个主人公,并进一步构建了他那种不无代表性的父母——一个包含了很多社会容量的人生“机体”。这个“机体”在“西京梦”追逐中,在城市化进程中,经历了思想撕裂,甚至灵魂的植皮、切腹、换肝,但她们最后并没有以变形的人格获取美好,罗天福始终坚持以正直劳动安身立命,在生存与思想危机的双重挤压下,顽强持守着做人的底线与人生尊严。他的苦痛,他的隐忍,他的怒斥,他的坚守,但是是一个小人物的知行,但却触痛了一个时代最脆弱的大脑,我以为罗天福们的欢呼、撑持、担负,就是时代的最强音,他们的故事必然振聋发聩。

丧尸末日玩游戏 小说_妃夕妍雪小说完结版_2016优秀长篇小说

魏锋:据我们了解,秦腔《西京事故》首演时,您确认先演给农民工看,您为什么要选择首先给你们看?

陈彦:写她们,就让你们先审查审批,检验检验。当我看见你们的嘘声和泪水的时候,我心中才踏实下来。艺术的实质,就是真实,让真实打动人,是最重要的小事。如果不真实,你们是不会被吸引,也不会被打动的。

魏锋:在秦腔《西京故事》里,有老云梯、东方雨老人与千年唐槐,还有两棵生长在乡间的紫薇树等众多西方艺术元素,通过各种艺术元素你想表达什么?

陈彦:艺术的时间空间都很小,所以剧中的人物、地点、景色、道具,不具备象征感,戏都会变得很单、很薄,很浅显。只有处处留意修辞、象征这种东西,艺术才会有意味。舞台上出现的任何一件东西,包含人物,都觉得是有意思的,但是放一把扫帚,只要跟意义无关,我看都是可以省略掉的。

本文来自互联网,由机器人自动采编,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请读者自行辨别信息真伪,如有发现不适内容,请及时联系站长处理。

相关阅读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