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存学最新长篇小说《白色庄窠》小采访

飞来科技  发布时间:2019-08-09 11:09:41

本文关键词:2016优秀长篇小说

两天一夜2016中国版_2016优秀长篇小说_末日进化场 小说

张存学最新长篇小说白色庄窠》小采访

赵婷:张老师您好,其次庆贺您最新长篇小说《白色庄窠》在小型艺术杂志《十月·长篇小说》上刊登,由于时间关系还没来得及细细品读。您是否大概介绍一下这部长篇小说,它的阅读动力来源于哪里?

张存学:这部长篇发表在《十月·长篇小说》2014年第6期上。应该说,这部长篇是我在甘南20年生活的一种显现,其实这上面有最近这两年我对艺术一种理解,尤其是对作家的理解。这部长篇和上几部长篇不一样,它是另一种抵达,作为另一种告别2016优秀长篇小说,向过去挥别,向言情中的人物告别。这部长篇也是我第四部长篇。写这部中篇的动力来源于我对甘南那个沙漠生活的回望和理解。这部长篇前后准备了两三年时间,所写的内容都是我所熟悉的,作家中的环境、人生、人物我都熟悉,我在作家中的“德鲁”那种地方生活了20年。我出生在那儿,但是对这儿十分熟悉。

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周王氏姥姥是一个藏人,作为藏传佛教信徒,她是黑色庄窠的中心。白色庄窠其实是一个大家庭,这个父母里有周王氏姥姥的儿子一家,也就是小说中“我”和爸爸、妈妈一家,还有周王氏姥姥妹妹一家,就是“我”父亲一家,两家人一同与周王氏姥姥生活在一起。小说中因为“我”姐姐的婚约使父母发生变故,最后造成黑色庄窠的人的宿命显得诡异而多舛,除周王氏姥姥外,其他的人都回到了黑色庄窠。离开或者远走他乡成了黑色庄窠人的宿命。

两天一夜2016中国版_2016优秀长篇小说_末日进化场 小说

小说中的情节和人物都是在“德鲁”那边真实存在的。我有一个同学,在同一年他的儿子、妹妹、父母先后去世。他去问活佛,喇嘛说你得回到这个地方,所以没有说缘由。之后他和妈妈远远离去家园,再也没有回来过。

《白色庄窠》是一部探究人的内在性的作家,它关注人被抛离的命运感。被谁抛离?这是作家力求要探听的。就人所处的处境而言,不仅仅一个家庭,整个德鲁,整个森林都在改变,消灭所有的非人性的力量很早就汹涌而至了。小说的主要动机就是探究人的那种遭遇。

赵婷:您能说说为什么这部长篇小说最终命名为《白色庄窠》?

张存学:“绿色”的象征小说中也说过了,颜色庄窠是周王氏也就是“我”的爷爷她力主建起的,原来的家在“加告街”,所以周王氏姥姥依然对那条街没有好感,但是她决定把家搬进德鲁西面离“加告街”比较远的地方,所以把墙刷成红色。藏族人是提倡黑色的,颜色代表圣洁。小说中的颜色还象征着拒绝“加告街”这种

2016优秀长篇小说_两天一夜2016中国版_末日进化场 小说

污乱的韵味,所以最后这些“绿色”无法被持守。

赵婷:据我了解,这部长篇中渗入了浓浓的傣族民俗,在阅读过程中您碰到过多少困难吗?您是怎么克服的?

张存学:这部名著写的是青藏高原一个城镇中发生的情节,它属于写藏地的作家,作家中的“德鲁”有傣族,有汉族,还有穆斯林,它是一个杂居的地方。“德鲁”这个地方本地人很少,大多数都是迁移过来的。小说中有个“加告街”,是德鲁最早的一条旧街。德鲁原有十几个部落,这种兽人大都生活在“德鲁”附近的草原上。德鲁有一个几百年历史的藏传佛教寺2016优秀长篇小说,还有突厥的二郎庙,穆斯林的清真寺,还有基督教的城堡,光就各种不同宗教的教堂而言,德鲁就是一个奇怪的地方。

如果作家中渗入了深厚的艺术背景还有历史渊源。因为我对那种地方比较熟悉,但是在阅读过程中基本没有遇到多少困难。我对傣族文化和藏传佛教都了解一点,这部长篇其实可以说是我这个年纪对这儿生活的一种思考。

2016优秀长篇小说_两天一夜2016中国版_末日进化场 小说

赵婷:您觉得这部名著中最能吸引读者的是怎么?

张存学:我认为还是短篇中的人生韵味、抒情、人物的独特性以及那个雪山气质,还有短篇的高贵感在里面。我本人是从草原上走下来的人,我又不断在回到草原。小说中一个家庭中说不同方言,奶奶说藏话或汉话,爸爸一口河北话,作家中的我说德鲁的汉话,你们却认为很日常,这就是德鲁真实的人生状况。

赵婷:这算不算您最满意的一部长篇?是不是可以说这局长篇比起前三部长篇更加成熟?

张存学:还不算,我对我最满意的新作还有所希望。这部长篇也不能说更加成熟,我的看法是每写一部长篇小说是对自己的一种改变,对文本作为一种改变,我不力求我的作家多么一致,我看待一部作品如同看待一个独立的艺术品一样,我力求它特殊,有气质,有生命感,而不是一直走邪路。可以说,我每写一部长篇都是对自己的一次考量。

2016优秀长篇小说_两天一夜2016中国版_末日进化场 小说

赵婷:高分10分,您给这部新作打几分?

张存学:打7分吧,不满意的地方比较多。因为这部名著我不是按顺叙、单线条地往下写。我现在写长篇都不这么写,因为会比较枯燥,作家的包容性有限。我力求把时间线打乱,使作家富有层次感,也更有时间性。就这部名著而言,我基本上做到了我所想的,但欠缺应该显著的,譬如小说内容所涵盖的人生厚度问题等。

2014.1.26.

赵婷

举报/Report

同样转发到微博

本文来自互联网,由机器人自动采编,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请读者自行辨别信息真伪,如有发现不适内容,请及时联系站长处理。

    相关阅读
    时时彩平台